只要活著,就要走好腳下的路

胡文華 2016-12-07

 紅塵的路上,

生活用焦灼的眼光等待時間;

時間如一團銀線,

繡成一彎新月,懸在古道邊;

趕著路,

生活如車廂的小門,擠壓中發著汗喘,

我站在微笑與陌生的巷角,迎接每天;

活著,生命的歌總天籟地唱給自己聽,

即使明日凋謝,微笑地展顏,讓陽光飽盈;

就像平常的青花菜,

在野徑路邊坦然地面對風雨,自在地舒伸;

活在這個世界上,有千百種人生,

《紅樓夢》第一回跛足道人

唱的《好了歌》道盡世態人情;

歐陽修人生自有有情癡的怨恨,

納蘭性德人到情多情轉薄的哀婉;

王國維人生只似風前絮的深懷,

蘇東坡說得好,人間有味是清歡;

眼,是審美的,

糾纏在丑中,最后審了丑;

心,是收藏快樂的,

困于計較中,最后盛了痛;

塵世的煩惱,源于活得太清楚,

幸福的能力,

其實在于取舍和過濾生活的瓦甕;

整日陷于紅塵的喧囂中,真感到筋疲力盡,

做彎腰的稻穗,吃茶去,水在沸,心要靜;

一壺,二三人,慢慢品,

看眼前的水霧氤氳;

飲罷,揮手而去,

大地留下讓人回味優雅的背影;

生活中,

每一個相逢、相遇、相惜的因緣;

每一步都是鉆石,

每一言笑都是人間無價的珍珠;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