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蒂爾德陷阱:中產階級毀滅之路

彦鑫蕊 2016-10-28

導讀 

你為你的項鏈出價太高了,我想,這是莫泊桑想要告訴我們的。

我想大家都學過莫泊桑的《項鏈》,生長在小職員家庭里的瑪蒂爾德,嫁給一個小科員羅瓦賽爾, 她和丈夫獲邀參加部長舉辦的晚會。瑪蒂爾德向自己的朋友佛來思節夫人借了一條項鏈。舞會上,瑪蒂爾德成為社交的中心。但晚會結束后瑪蒂爾德發現項鏈丟失,為了賠償給朋友一條一模一樣的價值三萬六千法郎的項鏈,她不得不借高利貸,葬送了十年的青春。當她還清欠款后,見到佛來思節夫人,卻被告知那條項鏈只是一條價值五百法郎的假項鏈。

教科書上把瑪蒂爾德的悲劇歸結為資產階級的虛偽性和拜金主義對人的腐蝕,但是好像很少有人特別討厭瑪蒂爾德。看起來,一個女人,尤其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只是想穿穿漂亮衣服,戴著漂亮的首飾,去參加一場舞會,又有什么錯呢?甚至有人會很敬佩瑪蒂爾德和他的丈夫,面對項鏈丟掉的事實,他們沒有逃避,主動承擔了債務,寧愿借高利貸,放棄自己安逸的生活也不降低自己的人格,用自己十年的辛苦勞動償還了債務,這不是諷刺,這樣的夫婦兩人簡直是有點勵志。

那么莫泊桑到底在諷刺什么呢?
應該有無數人扼腕長嘆過,瑪蒂爾德要是問問自己的朋友不就能知道項鏈是不是假的了?畢竟她的朋友還算忠實可靠,十年后也沒有想賴掉她的真鉆石項鏈。
莫泊桑其實也為鉆石項鏈做了很多暗示,比如佛來思節夫人對鉆石項鏈并不重視,拿走和還回去的時候都不心疼,甚至連檢查都沒有,瑪蒂爾德和丈夫羅瓦賽爾先生跑到珠寶店問,珠寶店告訴他們,這串項鏈只有盒子是在這里配的,這樣的細節應該可以引起他們的警覺。
但是沒有。為什么?因為她和她的丈夫,理所當然地認為,上流社會的每一件珠寶都是真的。瑪蒂爾德到底做錯了什么?她們對于上流社會有種天然的崇拜,她們沉迷于上流社會紙醉金迷的幻象,她們以為上流社會是由奢侈品和華麗的舞會定義的,她們認為通往上流社會的道路是可以從模仿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來完成的,殊不知,這些奢侈品和生活方式,正是上流社會為中產階級挖下的陷阱。

即使瑪蒂爾德識破了這次項鏈的真偽,又能如何,只要她還心存模仿所謂上流社會的心思,這樣的陷阱她一生都逃不脫。

她總覺得自己生來是為享受各種講究豪華生活的,因而無休止地感到痛苦。住室是那樣簡陋,壁上毫無裝飾,椅凳是那么破舊,衣衫是那么丑陋,她看了都非常痛苦。這些情形,如果不是她而是她那個階層的另一個婦人的話,可能連理會都沒有理會到,但給她的痛苦卻很大并且使她氣憤填胸。

她看了那個替她料理瑣碎家務的布列塔尼省的小女人,心中便會產生許多憂傷的感慨和想入非非的幻想。她會想到四壁蒙著東方絲綢、青銅高腳燈照著、靜悄悄的接待室;她會想到接待室里兩個穿短褲長襪的高大男仆如何被暖氣管悶人的熱度催起了睡意,在寬大的靠背椅里昏然睡去。她會想到四壁蒙著古老絲綢的大客廳,上面陳設著珍貴古玩的精致家具和那些精致小巧、香氣撲鼻的內客廳,那是專為午后五點鐘跟最親密的男友娓娓清談的地方,那些朋友當然都是所有的婦人垂涎不已、渴盼 青睞、多方拉攏的知名之士。

每逢她坐到那張三天未洗桌布的圓桌旁去吃飯,對面坐著的丈夫揭開盆蓋,心滿意足地表示:“啊!多么好吃的燉肉!世上哪有比這更好的東西……”的時候,她便想到那些精美的筵席、發亮的銀餐具和掛在四壁的壁毯,上面織著古代人物和仙境森林中的異鳥珍禽;她也想到那些盛在名貴盤碟里的佳肴;她也想到一邊吃著粉紅色的妒魚肉或松雞的翅膀,一邊帶著莫測高深的微笑聽著男友低訴綿綿情話的情境。

這種陷阱,我想把它稱為“瑪蒂爾德陷阱”,《項鏈》是個小說,瑪蒂爾德是個小說人物,但是瑪蒂爾德之前,和瑪蒂爾德之后,也正有無數的瑪蒂爾德為自己的項鏈毀盡了自己和自己家庭的一生。

跨越階層的鴻溝,完成階級躍遷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相比較而言,模仿上流社會的生活看起來要容易很多。
瑪蒂爾德們費盡心機,沒有搞明白的是,這些奢侈品、品牌、生活方式只是上流社會的符號。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