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粒種子也有春天

 13歲那年,命運 突然拐了一個彎,她在做腳踝手術時,因為神經損傷,導致右膝受傷,左腿從臀部以下癱瘓,從此,從小就熱衷體育運動的她被束縛在輪椅上。花蕾初成,就遭此厄運,這讓她極其痛苦、頹喪,她任由著父母的鼓勵 激勵 漸漸淪為無奈的嘆息,任由著絕望一寸寸蠶食著自己。
一個初春,父母將她送到做農場主的親友家散心。雖然親友的照顧無微不至,但她仍舊排斥著所有開導和勸說。一天,親友拿來一小杯小麥種子,表示要和她進行種小麥比賽。比賽種小麥的土地選在親友家屋前的園子里。播種前,她注意到,親友拿來的小麥種子,有許多顆粒是殘損的,她把那些殘損的種子一一挑出,扔掉,親友卻一粒粒撿拾起來。當她把經過精心挑選,顆粒完整、飽滿的種子播種到屬于她的那一塊田中后,親友當著她的面,把那些她扔掉的,或少了一角、或少了一半的殘損的種子種在了另一塊田中。她詫異地想,那些殘損的種子能發芽嗎?親友似乎看出了她的困惑,微笑著說道,看看會不會有奇跡發生吧!

她開始關注起園中的小麥田。
隨著春意越來越濃,她注意到,她播種的那塊田上,鉆出一個個嫩綠的小麥苗來,而讓她驚訝的是,親友播種的那塊田上,也紛紛鉆出小麥苗來。幼芽一點點長高,繼而長出葉片……日復一日,她播種的小麥田里的小麥已經綠油油的一片,親友播種的小麥田也一樣的茂盛。殘損的種子也能發芽、長大,這讓她十分困惑。一個傍晚,她和親友坐在屋前的夕陽余暉中,親友對她說了一句改變 她命運的一句話:“只要能夠精心培育,那些殘損的小麥種一樣可以有春天,你也一樣,只要不放棄希望,也可以有你的春天。”
從此,她像變了一個人。
她對生活重新憧憬起希望,積極的進行康復訓練,參加殘疾人自行車訓練等等。兩年后,她第一次參加了殘疾人自行車比賽,并獲得冠軍。此后,她的身影不斷出現在各個殘疾人自行車大賽的領獎臺上。大約6年后,她獲得了在瑞士舉行的世界公路賽冠軍。就在她以為,厄運已經被她的堅強和堅韌擊敗時,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導致她下半身完全癱瘓。但是,有著那個追求春天的信念,她再一次和厄運展開較量。康復、訓練、比賽,兩年后,她的身影又開始出現在世界各大殘疾人自行車比賽的領獎臺上。然而,厄運再一次向她露出猙獰的利齒,她再一次被一輛汽車撞傷,這一次傷到了脊椎,她只能參加兩枚手把式自行車比賽了。即便這樣,2年后,她仍舊開始不斷贏得著兩枚手把式自行車世界大賽冠軍。
她贏得了她的春天,一個又一個。
然而,不久前,在一次備戰殘奧會的訓練中,她被一名選手的自行車從背后重重撞倒,她不得不再一次住院治療。但這一次,厄運卻只是一個猙獰的面具,面具下隱藏著一個意外的驚喜——她在治療過程中感覺到腿部居然有了知覺和刺痛,并能輕微活動,沒多久,雙腿居然可以移動行走了。又經過幾個月的康復治療,她居然告別了陪伴了她13年的輪椅。目前,已經完全康復如常人的她,獲得了一家女子職業車隊提供的合同,她開始了一名健全自行車運動員的訓練和追求。
她叫莫尼克·范德沃斯特,荷蘭傳奇自行車運動員。
半粒種子也有春天。而厄運,只是一個白天和另一個白天之間脆弱的黑夜,堅強的人,讓紛擾落下,讓希望的腳步奔向曙光。莫尼克·范德沃斯特的新目標 是,希望自己能夠站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領獎臺上。她說,她有信心。我想,我們沒有理由不對她充滿信心。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