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誰活得特別輕易

08北京奧運會那一年,表哥大婚,我主持婚禮。

表哥和表嫂是模范情侶。他們是高中同學,談戀愛談了八年。當年高考為了和表哥上同一所大學,表嫂還復讀了一年,終于考到了表哥所在的學校。大學畢業后表哥在北京讀研,表嫂去了上海工作,兩個人異地了三年。

跟許多異地戀人不一樣的是,表哥和表嫂好像從來沒有考慮過要不要在一起這個問題。什么時間啊距離啊不能陪伴啊這些在其他戀人那里構成阻礙的問題,在他們那里似乎根本都不存在,因為在他們的字典里根本沒有“不在一起”的概念,而只有“在一起”。無論做什么,分開多久,只要情況允許了就是要在一起,天經地義。

所以表哥研究生畢業一找到工作,就把表嫂娶了回來。表嫂辭了職,跟著表哥生活在了北京。然后很快就有了第一個男孩。表嫂在家帶孩子,表哥工作,男耕女織。隔了幾年,又有了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兒。

兒女雙全,羨煞旁人。

表嫂在家帶孩子,開過一陣子網店,賣嬰兒服裝,生意還不錯。后來有了第二個小寶貝,就沒時間打理了,關了網店全心全意照顧家庭。表哥在石油口上班,待遇也不錯,兩個人在北京有車有房,跟鄰居處得好,常常一起喝酒聚餐,交換育兒經。表哥有假期,就帶著家人出去旅行。近了就去秦皇島,遠了飛廈門,今年看我在云南待了兩個月,還說也想組織朋友們一起去云南玩。

總之這兩個人,從模范情侶又變成了模范夫妻。表哥向來不花心,跟女同學女同事涇渭分明,從來沒有紅顏知己也沒有所謂的好閨蜜。表嫂就更是,朋友都是和表哥共同的朋友,在北京也沒時間出門瞎晃,最多就是帶孩子逛商場給孩子買東西。最近聽說兩個人還打算一起創業開家餐廳,生活按部就班,欣欣向榮。

再說說我表弟。表哥是大姨家的,表弟是三姨家的,只比我小半年。他和他老婆,更是青梅竹馬,初中就在一起了,兩個人愛得如膠似漆。表弟是那種一根筋的男人,他喜歡上一個人,不管怎么樣,就會死心塌地認準這個人。當時他和他老婆好,兩家人都不同意。女方家嫌棄我表弟家境沒有她們家好,覺得低就。表弟父母覺得對方嫌貧愛富,而且知道女孩曾經為情自殺過,怕心理不健康。兩家都不同意和對方在一起,但是兩個人愛得死去活來,我表弟更是做牛做馬都愿意,總之就是雷打都不會散,從來沒有一刻動搖過在一起的決心。

三姨雖然苦口婆心勸過,但自知拗不過表弟,也就作罷。女方家也是心有不甘,但是因為有前車之鑒,想到萬一反對得太厲害自己的女兒再做出什么過激的事情來,到時候后悔都來不及,于是也就默許了。兩人結束了九年長跑,三姨家欠債給兩個人置辦了婚房,小兩口歡天喜地喜結連理。2009年兩個人結婚,還是我主持婚禮。

有一次表弟老婆曬出了表弟當年給她寫的情書,字字情真意切,我真是沒有想到一向學習不咋地的表弟能寫得如此一手好情書。所以我發現,情書寫的好不好,其實有時候也不在于文筆如何,而在于感情真摯不真摯。

兩個人結婚之后,常常卿卿我我出雙入對,在朋友圈里是一對可人兒。表弟老婆愛打扮,每每把表弟打扮成韓國偶吧一樣帥。表弟繼續發揚一根筋對老婆好的精神,把老婆寵得脾氣越來越大。我一般一年也回不了老家幾次,但幾乎每次回去都會在最大的超市的零食區遇到表弟。每次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情景:他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推著購物車,一路走一路按照老婆的指示往購物車里裝零食。結婚幾年,倆人眼看著發胖,跟吹氣兒似的足足胖了有一倍。這倆胖子平時也不做飯,常常下館子,還愛喝啤酒,于是更沒法減肥。

人家都說了,幸福的人才發胖。愛就是兩個人一起吃成胖子。

我一個二十多年的發小,大學時和一個男生在自習室一見鐘情。倆人談浪漫的校園戀愛,漫天大雪里拍的合影至今讓我想起來就覺得甜蜜。畢業后兩個人一起到北京找工作,租房子同居,然后過起了幸福小日子。女孩子一邊準備司法考試一邊在家做飯等他下班,男孩子每天勤勤懇懇工作賺錢。后來女方想結婚,男的說沒房子也沒錢,倆人僵持了很久。因為發小實在是喜歡這男的,想分分不開,于是女方家在北京一口氣備好了房子車子。倆人結婚后,女的成了法律顧問,男的依然做IT。生活皆大歡喜。

我還有一個閨蜜,多年前嫁到外地,然后就沒有了什么聯系。再重新聯系起來,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也是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兩個孩子都十分乖巧可愛。她似乎嫁的還不錯,當年老公追她追得感天動地,婆家是做生意的,環境比較優渥,她嫁過去比娘家生活要好。她不用工作,帶著兩個孩子,公婆也時常幫她的忙。我這個閨蜜,身材高挑,皮膚白凈長得也出眾,生完兩個娃也沒見老也沒見身材走形。偶爾發自拍,看到她開著車去接娃或者去玩兒,覺得也是一個幸福的小女人,過上了她想要的生活。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文,請贊下面專頁